简谈中国书法的变迁

中国的书法艺术从起源已经历了五千多年的历史,在这漫长的过程中,以篆、隶、真、行、草已形成了完整的审美体系,并已达到了一定的高峰。

文字的出现,截止目前为止并不十分确切,雏形的诞生根据考古记载至今大约有五六千年左右,所以,甲骨文只能算作我国最古老的相对成熟的文字,也不能算作最早的文字。甲骨文的出现除了文字间架结构所表现的审美因素之外,主要还有比如,笔锋变化少,以圆为主,殷商时期的甲骨文主要表现在粗放、雄浑、有的端庄、清秀,大概在西周时期文化又

有了新的变化,文字趋向于严谨、细微、结体已具备了书法的基本结体方式,在整个布局上,构思严谨,排列整齐,纵横参差,这说明了先祖们对书法艺术把握的能力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金文出现最早发现于商代早期的青铜器上,字数比较少,到西周逐渐多了起来,不仅记录了那个时代的书法艺术,还对商、周到春秋战国的历史文化作了简单记载,西周晚期是金文的鼎盛时期,这个时期书法笔意已占了主导地位,也形成了明显的书法艺术风格。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大量使用青铜工具生产,为社会提供了更多的剩余劳动产品,促使了各种手工行业的发展,青铜工艺进一步繁荣。除王室控制的青铜作坊外,诸侯国也有了自己的作坊,青铜产品的数量更多,用途也更广,几乎涉及到社会的各个方面。青铜行业的发展推动了其它行业的兴盛,文字的使用也更广泛。除了在甲骨上锲刻文字外,在青铜上都铸刻有铭文,并且有了长篇铭文的出现。初期和末期差别比较大,初期的笔划中间粗重,两头较尖,并且有明显的捺刀形;后期笔画趋向于均匀,两头浑圆,由于西周的青铜器大多用于隆重的场合,造型讲究典雅古朴,而上边的铭文也需要和这种器物的格调相适应,所以,金文的书写形式比此前的甲骨文更完美,更具书法艺术的特色,同时也记录了当时社会生活中发生的许多事情。值得关注的是到了周朝晚期周王室失去了对诸侯国的控制力,青铜器的制造冲破的王室的界限,各国文字不同,春秋战国时期的金文形成了较强的地域风格,字体修长,笔画舒展匀称,自由随意,除了铭文外,这一时期还出现了石鼓文,石鼓文结体方正,而略长,上紧下松,笔画匀称,圆转遒劲。由于难以保存,所以,西周以前的文字遗留比较少,春秋战国的文字比较多,以帛书和竹简木牍为主,也有书于玉或石板上的盟书,书体扁长,起笔明显,落笔不收,从新石器时代到春秋战国的五千多年中,文字与书法经历了发生和初步发展的漫长时期,书法艺术的发展也与之俱进。石鼓文上承西周金文,下启秦代小篆,是有大篆向小篆衍变而尚未定型的过渡性字体,是籀文代表性的作品,石鼓文在书法艺术上与金文一样以“古木雄浑”著称,圆中见方,苍古雄厚,堪称精绝,其结字谨严之中有奇致,布局开阔而又端庄大方,唐代张怀罐称石鼓文“体象卓然、殊今异古,落落朱玉,飘飘缨组,仓颉之嗣,小篆之组”。西周金文书法主要表现在青铜器上,而石鼓文主要镌刻在石头之上。二者虽为不同的载体,但大都表现了大篆书法的艺术之美。成为中国古代书法艺术中的两朵盛开的奇葩。

春秋战国时期,各国文字缺乏统一性,也是发展经济文化的一大障碍,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丞相李期主持统一全国文字,这在中国文化史上是一伟大功绩,秦始皇统一后的文字称为秦篆,也是所谓的小篆,是在金文和石鼓文的基础上删繁就简演变而来的,著名书法家李斯主持整理出了小篆,《绎山石刻》《泰山石刻》《琅琊石刻》《会稽石刻》即为李斯所书。秦代是继承和创新的变革时期。《说文解字序》说:“秦书有八体,一日大篆,二日小篆,三日刻符,四日虫书,五日摹印,六日署书,七日左书,八日隶书。”基本上概括了此时的字体。由于秦朝过多的劳役,增加了过多的官狱简读,由于李期之小篆,篆法苛刻,书写不便,产生了比篆书更趋于简约的“秦隶”—-即隶书的前身,隶书,篆之捷也,其目的就是为了书写方便,字体由纵长变为横长,用笔由圆折变为方折,笔画不再粗细均匀,而是垂按轻挑,实质上是亦篆亦隶,隶书的出现是汉字书写的一大进步,是书法史上的一次革命,不但使汉字趋于方正楷模,而且在笔法上也突破了单一的中锋用笔,但它的完善还要等到汉代隶书的出现,为以后各种书法流派奠定了基础。

汉代初期,篆书还在应用,初期的隶书尚保留了秦篆的残余部分,汉代四百多年间社会稳定繁荣,书法艺术得到空前发展,是书法史上继往开来的关键时期。到东汉中期,隶书已完全成熟,并出现了百花齐放,从结构上看,有的丰满舒畅,有的端正严谨,有的沉着含蓄,有的骨格开张,有的纤柔飘逸,从用笔上看,有的劲挺,有的细柔,有的粗重,有的圆润,书体风格的不同,既与书家有关,也与当时碑制有关,由于东汉时期,树碑的风气盛行,大凡山川,古迹、桥梁,宫室、宗社、家庙、冢墓等等,无不树碑立传。碑文由士大夫撰写,然后书丹上石,再由刻工刻制,所以碑刻书法是由两人完成的,由于刻工的审美不同,最后可出的结果也不同,这是为什么出现方笔和圆笔的缘故。方笔风格的汉代碑刻有《张迁碑》等。《张迁碑》笔力雄厚,方劲朴拙,它以方折的矩形起笔收笔,既体现了刀刻的爽利感,又显示了笔锋的峻拔感,通篇形成了一件方劲雄浑,古茂朴厚,棱角分明,结构严谨的风格。初看似乎稚拙,细细品味才见精巧,章法行气也见灵动,沉着有力,古秒异常,结字运笔已开魏晋之风。再如《曹全碑》的风格,以秀逸多资和结体匀整著称,多以中锋运笔,字迹清秀娟秀,舒展起逸,笔画正行,长短兼备,用笔以给人丰腴蕴藉、平和圆润之感。

隶书,上承籀文,下开章草,实际上,我们可以把它归纳为最早出现的秦代隶书看作是秦篆的草写。而汉代出现的章草就是对汉隶的草写,它属于草书由胚胎时期逐渐走向统一规范的阶段。也可以说章草是草书中带有隶书的笔意的一种书体,在魏晋南北朝时期,达到全面成熟发展。他代表了西汉至东晋时期四百多年间草书艺术的面貌。中国书法的主要书体在此已基本完型。以后的变化主要是体现在风格方面。这一时期是中国书法承前启后的阶段,也是书法艺术的第一座高峰。“章草”这种书体最初只称为“草书”,后“今草”出现后,为了区别改称“章草”。它的命名历来说法不一,但从“章”字的本意来讲,他应该是篇章、乐章、章法、规章等。含有法度的意思。当时新体草书形成后由于旧体草书法度严谨,称为“章草”。新体草书则称为“今草”。章草的特色多横画之来,依然上挑。有隶法之象。虽然字字独立,但笔画之间却加进了飞丝萦带。形成了“笔有方圆,法兼使转,横画有波折,且简率连笔的笔法,且字字有区别,字字不相接,草体而楷写的特征。

不得不提到钟繇,三国皇象为章草的最后定型作出了贡献。但完成了楷书的标志性人物则是钟繇,初期楷书仍残留抄少的隶笔,结体略宽,横画长而直画短,如钟繇的《宣示表》,但影响最大、流传至今的则有《荐季直表》等。西晋末年的“八王之乱”逼迫晋室南渡,历史上称为东晋。东晋时期,爱好书法成为风尚。能书者甚多,典型代表则首推王羲之,王献之。王羲之在中国书法的贡献是巨大的。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完善了楷书,二是完善了今草。钟取横势,带有隶意,互取纵势,全无隶意。取纵势使书法更好地表现用笔时的”行气“。梁武帝称王羲之书法”字势雄强,如龙跳天门,虎卧风阁,“如《姨母怡》浑朴凝重,遒劲洗练。《初月帖》行笔潇洒。《十七贴》草法灵动,点画分明,气势贯通,被后人推崇为草书精品。但行书作品世人首推《兰亭序》,最能体现王羲之书法的造诣,通篇有一种和谐的韵律,章法浑然一起,笔锋使转藏露,结体疏密有度,而使转自然,如“清风出袖,明月入怀”。字字飘若浮云,娇如游龙,波潏云诡、变化无穷,“令人赏心悦目,被后人喻为”书圣“。

东晋以后,南北分裂,书法也分为南派,北派,北派书体带着汉隶的遗型,笔法古拙劲正,而风格质朴方严,长于榜书。有石碑墓志摩雀像题证等。特点是质朴刚健,方俊严整,结体紧密,斩钉截铁,气魄非凡,这或许就是魏碑的真正令人着迷之处吧。

楷书的完善还应在隋唐两代,书法由于在魏晋南北朝几百年来的不断完善,给隋唐两代书法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使楷书从笔画到结体,行气,布置有了规整的法度,在今草的基础上,将结体与行笔的变化发展到了极致,这里需要提的是书法家智永(王羲之的七世孙,后出家为僧),起重有个典故,说智永住在永欣寺,多年学习书法,之后就有十几瓮写坏的笔头,每瓮都有几石,前来求墨并写匾额的人多的象吵闹的集市一样,他居住的门槛因此被踏出洞来,于是就用铁皮包裹,人们称为“铁门槛”。。后来把笔头统统埋了。称之为“退笔冢”。它的不懈努力和广泛传播,推动了楷法的确立和发展。为唐代楷书的完善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

在中国书法发展史上,唐代在真、行、草、篆、隶各体书中都出现了影响深远的书法大家,其中,真书、草书、影响最大,这也和当时的太宗皇帝有直接关系,因李世民喜爱书法,倡导书学,并竭力推崇王羲之的书法,曾大力收集二王书迹,以充内府,定书法为国子监六学之一,设书法博士,以书法取士,这对唐代书法的发展和繁荣起了推动性的作用,这一时期书法最高成就首推“唐初四家——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与薛稷代表了初唐风格。其中欧阳询和虞世南由隋入唐,他们对唐初书风确立了坚实的基础,这时行书尚守晋法,以右军为宗,没有新意。唐代书法林立,众派纷呈,固然与经济繁荣和文化艺术的活跃有直接关系,书风也出现大的变化,象,张旭、怀素、颜真卿,柳公权、等著名的书法大家,他们分别在狂草和楷书方面开创了新的境界。唐代的书法艺术不仅表现在书家的艺术成就上,更表现在唐代社会文化对书法艺术的重视上,也达到了中国封建文化的最高峰,为中国书法传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唐代以后,北宋以前,由于国势衰弱和离乱,文化艺术亦成下坡之势,相对五代之乱,地处南方的十国由于社会相对稳定,书法等艺术仍能上接唐风,不断发展,在书法上称得称道的有杨凝式,徐铉,李煜等。以后北宋书家继之而起,象苏轼,米沛,黄庭坚,等。至南宋金代,国势衰败,但流风余韵便于朝野,名家众多,但皆不足以领袖一代。

元代的到来书法有了新的创新,因此,崇法与尚韵开始合流,并造就了众多的元代书家。如赵孟頫,他的书法集各家之长,尤其后来深学二王,结构严谨,用笔讲究,行笔婉转流畅,结构骨肉停匀,他重视学习古人,讲究笔法,自成一家,终于成为划时代的大家。

明清的书法艺术并没有随着元代的结束发生大的变化,而是延续元代的遗风,书坛上出现了宋克,宋邃,宋广。他们师法钟王,除楷、行外,都善草书。明初书法“一字万同”“台阁体”盛行,到了中期,出现了“吴门三家”祝允明,文征明,王宠,由于当时文风兴盛,书法开始迈向个性化的新境域,他们的理想便以复古为宗旨,从中寻找新的突破口,这也和当时的思想观念的开拓,和解放有关,天门三家以小楷成就最为突出,像祝允明书法取法最广,诸体兼善,尤长与草书,健笔洒落,用意精奇,最能体现他天才的文人风骨。文征明是吴门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文征明的楷书有十分深厚的功力,书风严谨,小楷取二王神韵,用笔收放自如,疏密得当,用笔劲利,另外他们周围,还有一大批书法家,如陈淳,文彭等人。所以当时有“天下书法尽归吴门”的说法。明朝晚期,书坛出现了许多风格独特和成就卓著的书法家,他们对中国书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为突出的是董其昌、徐渭、邢侗、张瑞图、米万钟、王铎、傅山等人。董其昌强调书法贵有古意,也是一位集大成的书家。他重视书法家的文化艺术修养,学书不求外在的形似而注重内在的精神体现,主张多阅,多临、古人真迹,强调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创造他理想中的文人书法。另外黄道周,倪元路等对个人艺术风格的强调,影响一大批由明入清的文人,比如王铎傅山的书法气魄雄大,连绵沉厚,结体幽密而意态奇伟,收放自如,酣畅淋漓,纵行高迈,峰颖翻腾,跌宕起伏,如傅山主张宁拙勿巧,宁丑勿媚,宁支离勿轻滑,宁轻率勿安排,其草、行书也典型体现了这一思想。这都反映了明末间的书坛变化。后延续到清初。清初时期也涌现出一大批书法家,王铎傅山暂且不说,向乾隆年间出现了名重一时的大家刘墉王文治,翁方刚,等人,刘墉的书风不同流俗,它的书法绵中带刚,墨气浓厚,章法明朗,王文治的书法用笔轻柔,风神飘逸,才气高华,像清朝一大批书画家,八大山人,石涛、金农、何绍基、郑板桥,不论在书法绘画上都各有千秋各领风骚,到后来的吴昌硕,在诗书画印方面称为上海画坛领袖,它的书法各体兼善,尤长于篆书,形成了个性鲜明的书风在清代碑学中可称领袖。

一个又一个朝代的兴衰交替,也伴随着各个领域。书法艺术也一样,一代又一代的书法大家在继承和发扬着前人的遗风,不断探索、不断创新。时至现代,随着社会的进步与文化的普及,并且随着高科技的发展,加之改革开放后,书法艺术的不断升温,中国书法也进入一个空前的繁荣时期,书法领域也是人才辈出,数不胜数。但它的适用性却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写字是一种必备技能和入仕为官的需要,甚至是生命的需要变成了现在的纯艺术,来供人们欣赏,无形之中也给我们这些专业的也好,业余的也罢,提出更高的要求,在继承古人的基础上,勇于探索,敢于创新,使中国的书法艺术向更高层次迈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聚品库 » 简谈中国书法的变迁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