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古琴过去一百年

琴棋书画,琴居首,它在古代是文人、士大夫们修身的一个重要器物,同时也是中国最早的弹弦乐器,贯穿了几千年的文明史。有茶客会好奇,为什么突然会想到写古琴?一直以来,古琴在印象里是个十分富有灵性的乐器,说来惭愧,我不懂赏琴曲,只是纯粹觉得好听,有一种质朴自然之美,这也使得对古琴始终抱有好奇。

古琴艺术自古被文人所推崇,具有很高的认知与欢迎度,不仅琴家辈出,在琴曲创作、弹奏技法、斫琴艺术上都有过辉煌时期。而在二十世纪,一百年过来,古琴却日趋凋寒,甚至对古琴了解也特别少,大多数人只是在影视剧偶尔听到,连它样式是怎样的都不太知晓,将其和古筝混淆不在少数。一个学古琴的朋友聊起她曾拍了张古琴照片发朋友圈,有人评论“ 这古筝真好看啊”,这个听起来像段子的小事让人挺有感触,说明普及程度还不高。近几年国内掀起了古琴热,对古琴推广产生了积极作用,也说明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它,但你可能不知在热门之前,古琴这门艺术都经历过什么,尤其是过去一百年。

《伯牙鼓琴图》

早在二十世纪初,蔡元培任北大校长后便在北大成立音乐研究会,专门请了像王露这样的古琴名家任教授课,但一直没什么起色。三十年代,另一位古琴名家查阜西找到蔡元培,希望能够再振兴古琴,蔡元培对他说已经试过了,结果是西乐更受欢迎。随后查阜西还找了胡适、赵元任等人,希望获得支持,却屡屡碰壁。

其实可以理解古琴在当时背景下的境遇,查阜西最初找的人是喜爱古琴艺术的《申报》经理 史量才, 史量才婉言谢绝的回复是“国难当头,救国要紧”。那个时代由于种种原因,古琴难以生存,之后紧接着抗日战争爆发以及解放战争时期,都没有几个人再提起古琴。

查阜西

直到新中国成立,1954年,文化部出资在北京西城的一个四合院里挂牌成立“北京古琴研究会”,研究会首任会长是查阜西,研究会的其他成员还包括溥雪斋、 管平湖、张伯驹等造诣深厚的古琴演奏家,为古琴艺术保护与传承做了许多工作,包括对当时在世的古琴家、古琴曲目做搜集统计梳理,再进行录音。 美国发射的旅行者二号太空船上,有一张带 有27首世界名曲 的唱片,里面就有管平湖演奏的《流水》。

说起这个古琴研究会,不得不谈起一个人,她叫 林西莉,是个瑞典人,1961年林西莉随丈夫一同来到中国,丈夫在大使馆工作,她希望可以趁在中国的机会学习了解中国文化,后经人介绍接触到古琴研究会,成了研究会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学员。教她弹琴的是 管平湖的弟子王迪,为此研究会还借了一张宋代古琴给她作为练习使用。林西莉在研究会学习了两年,在将要离开中国时, 研究会送了一张明代的古琴“鹤鸣秋月”给她带回瑞典,管平湖对她说,若要继续练琴就必须要有录音听,而后研究会所有成员又为她录制了一张录音带,这张录音带是大师们的演凑合集,可想而知珍贵程度。数年后,林西莉出了一本书叫《古琴的故事》,在书中她写道「 我轻轻地拨动其中的一根弦,它便发出一种使整个房间都颤动的声音。 」

林西莉与王迪

今天的古琴艺术能够有如此发展,古琴研究会功不可没,从成立开始,查阜西领队成员们前往多个城市,采录了80多位琴家的260多首琴曲。

只可惜好景不长,1966年的那场风暴,古琴再一次受到打击,研究会的工作不得被停止。因为破四旧,古琴要么被砸要么被藏起来,没有人弹古琴,也不敢再弹古琴。研究会副会长溥雪斋遭到抄家,家中的古琴、字画被毁,不堪凌辱因而离家出走,至今了无音讯。第二年管平湖先生去世,查阜西在风暴结束后也离开了人世。虽然此后古琴研究会重新组建,但随着最早的核心成员相继逝世以及十年风暴带来的中断,研究会已经难以再延续工作。

左起:李元庆、查阜西、溥雪斋、杨荫浏、管平湖

2003年古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又一次走进大众视野的古琴,在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价格一路走高,谁能想到过去不值钱、无人问津的古琴,成为文物受到的关注度会越来越高。

加入非物质遗产算是古琴发展初期,古琴艺术真正开始起来是在08年奥运会之后,当年的开幕式上,古琴演凑家陈雷激在台上独奏一首古琴曲让全世界知道了古琴,这次的表演也为古琴发展起到了强有力助推。陈雷激用于演凑的古琴叫“太古遗音”,是斫琴师王鹏仿制唐琴“太古遗音”制出的师旷式古琴。

王鹏

王鹏,很多人也许觉得陌生,但古琴圈的人一定知道他,尤其是在奥运会开幕式后,作为幕后人物也因“太古遗音”被更多人知晓。在奥运会之前,王鹏制琴技艺早就让他成为国内著名的斫琴大师,维也纳金色大厅的音乐会、悉尼歌剧院、06年春晚所表演的古琴都出自他手,他制的古琴还与故宫博物馆收藏的古琴一同在国家大剧院展出。王鹏不仅制琴了得,修复古琴的技艺更是一绝,唐代的 “九霄环佩” 、宋代的 “龙吟虎啸”,还有陈雷激手上的那张清代 “养和琴” 都经他手修复过,前前后后修复的古琴已经数不清了。

03年非典时期,整个北京陷入“死寂”,那时都关注着疫情发展,谁还会想着弹古琴,王鹏的工作室也已经到了快撑不下去的境地,同在北京的收藏大家白十源得知此事便联系王鹏。白十源是著名收藏家,自幼对老物件感兴趣,热爱收藏,也喜欢古琴,他对王鹏十分欣赏,认为将来王鹏会对中国古琴产生很大的影响,于是拿出资金支持王鹏继续发展古琴事业。

同时白十源还有一个想法,希望王鹏能够做一百张古琴,每张古琴样式不同,做到百琴百式。这个想法源自白十源认为现今还保留着一些古代的名琴,以及其他只出现在记载中的名琴,如果将这些名琴复制出来,不足数量的再自己创新,对古琴的保护传承也将起到巨大作用,白十源为此还给王鹏提供制琴的材料,如黄花梨、紫檀木等珍贵木材,甚至还专门给这批古琴定制了纯金的金徽。然而中国历史上传承下来的古琴只有50多种样式,要做到百琴百式实在有难度,王鹏本以为两三年就能完成的事,结果花了十多年时间才把百琴百式完成。

白十源

不久前曾有幸在白十源的坦博艺苑见到他本人,白先生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低调、谦和,与他交流过程中感受到他的知识渊博和温文儒雅,很静。百琴百式的面世,是他对古琴文化的独特理解,不仅将古代的名琴进行了复原,还做出了创新,让更多人能够细致了解古琴,称得上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对比起现今的古琴热,再回望古琴过去一百年发展的历程,不禁让人感慨之不易。几次面临濒危,如果没有查阜西、溥雪斋、管平湖等人的坚持,将古琴从悬崖边拉回来,古琴的发展会成何样。如果没有像白十源这样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人士出力支持将古琴艺术继续发扬光大,不知古琴又会陷入怎样的困境。

听着溥雪斋演凑的《普庵咒》写完这篇,溥雪斋原名爱新觉罗·溥伒,与溥仪是堂兄弟,他不仅精通古琴,还是国画家、书法家,因不堪忍受侮辱而出走,从此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成了一个迷,着实令人唏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聚品库 » 回望古琴过去一百年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